抖森的長腿

【劍三 / 策明】BE向30題-題1。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策明

*題1-我永遠得不到的你。

那是他第一次離開西域,來到長安。

他不像其他明教一樣推著小攤車來長安擺攤,他只拎了一隻貓。

那隻貓的名字叫球球。

他在街上晃啊,球球就跟在他腳邊。

沒多久後他就發現球球不見了。

被一個銀甲紅裝的男人抱在懷裡逗弄著。

「這是我的貓。」他走向男人,指著他懷裡的球球冷冷道。

「貓養貓?把帽子拿下來吧,走進了別人的地盤別這麼高傲啊!」天策笑了笑,作勢要扯下對方的帽子,「不許拿下我的帽子。」然後就被警告了。

天策挑起英眉,「哦,西域來的特別不一樣。特高傲。」他把球球放在地上,球球還朝著他的靴子蹭了蹭才回到明教身邊。

「順帶一提,我是這兒的城管。」

明教死盯著天策離去的背影,嘟嚷著,城管了不起了麼?哼。

於是接下來的每一天,天策都會巧遇明教。

不管是在飯館、茶館、大街、小巷,甚至是競技場外頭,天策都會,突然、出現。

「哦!小貓我們又見面了!」

「...跟蹤狂?」

「不是!」

「城管沒事兒幹?」

「我怕你惹禍。」天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明教。

明教被盯得渾身不舒服,擺擺手道:「我哪會?又不是小孩子了。」
「會啊。帽子被勾下來時,就惹事了。」天策淺淺的回應。

明教愣在原地,看著天策的雙眼,像海一樣,看不透。

「啊,沒事沒事。」他笑。

「明天見。」天策揮手,然後提著銀槍離開。

後來明教趁著天策和他小聊幾句離開後,四處去飯館問那個天策的故事。

他很在意。在意那雙眼裡的故事,在意那個人。

後來他總算問到了,說故事人是一個經營茶館的老天策。老人看著明教,忽然笑了。

他說,你的氣息跟十年前來的那個明教一樣,冷颼颼的,又不肯把帽子拿下。

明教聽了後愣了會,就將帽子拿下。

「你的眼睛和他好相似。天策看過你了不?」老人笑問。

明教搖搖頭,「他沒看過我的臉,但他卻像個整天無所事事的變態。」

「也許是因為,你和他很相像吧。」

十年前,天策還只有十七八歲,他跟著老天策在長安當城管。

然後遇到了一個推著小攤車的明教,老天策要天策過去問那個明教的營業證在哪,也意外地讓他倆相識。

之後天策成天跟明教混在一塊,明教去哪天策就去哪,也沒人敢招惹那明教。

半年過去了,因為戰事,明教被教主召回。

走前他跟天策說,「如果明天這時,你還看不見我的身影,我大概被葬在三生樹下吧!要記得來看我哦!」他笑嘻嘻地拉下帽子,那是天策第一次看見他的臉。

也是最後一次。

明教沒有回來。

天策和老天策請了假,駕著馬去到了明教,沿路又問人三生樹怎麼走,費了一些時間才到。

天策帶著一袋魚乾放在樹下,「我來看你了。你這個不守約定的貓。」坐了一會,離開後就再也沒回去過三生樹。

老人說完故事,和明教說:「天策他,不會喜歡上其他人了。但他的溫柔讓你喜歡上他了是吧?」

明教又將帽子拉上,手揪著帽邊,肩膀輕輕地顫抖著。

「他,後年要往沙場了。不曉得回不回的來。」老天策輕輕地說。

评论(1)
热度(6)
漫威爸爸深坑。

盾妮 / 錘基 不可拆不可逆。

TomHiddleston真愛。

Plurk>>@dust3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