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森的長腿

【刀亂 / 三日鶴一期】求愛,囚愛。2

等親等了那麼久我終於生了第二篇出來啦。

恩,雖然極有可能會變成鶴一期,但是為了因應我自己內心想虐虐一期哥的願望我會忍耐住的><(爛人

好啦,一樣不多說了。

--------------------------正文。

那一瞬間,彷彿有什麼在心底綻放開來。總是潔白無瑕的你,對我說了那句話之後,

心裡面、似乎有什麼正在改變著。

不論是哪一方面。

「鶴,你要賴床到什麼時候呢?」長相漂亮至極、溫文儒雅的男子走了過去,俯下身子,看著那人的睡臉,在他耳邊輕聲的說。如清風拂耳般的聲音在鶴丸的耳邊打轉,「恩........」他軟軟的呻吟了聲,然後翻了身繼續睡覺。

男人特殊且漂亮的眼瞳藏著笑意,卻不明顯。

「鶴。」男人一遍一遍的喊著他的名,無數次,如同那個無數次出現在鶴丸的夢境裡的那個夢一樣。最後男人彎起嘴角,輕捏了一把那人潔白的面頰,這時那人才睜開漂亮的雙眸。

「怎麼了?」半瞇著的金瞳閃爍著淺淺的光芒,金瞳的主人坐了起來,看著對方。「今天放假,不出去添些什麼回家嗎?」男人笑問,「....今天不用上班。今天、不用、上班?三日月宗近!今天不用上班你一大清早的叫我起床?」鶴丸擰起了眉頭,金瞳死死的看著三日月。

「順便去看刀展。這次展出了鶴丸國永哦。」三日月不慍不怒,輕聲回應。而原本滿腹怨氣的鶴丸,聽見了要展出與自己同名的刀子,金瞳閃爍著閃亮的光芒,他抬起頭像個孩子般好奇的問:「你買到票了?」只見他點點頭,「快去整理整理,要出門了。」然後拿出那兩張票,在鶴丸的眼前晃了晃。

鶴丸像是看見心愛的玩具的孩子一般,開心的跳了下床。

「嘩———!嚇到了嗎?走吧走吧!」鶴丸拍了三日月的肩,興奮的就將他拽了出門。

他們坐公車,一路上不慢不快的節奏讓鶴丸又靠在三日月的肩上打起盹,而那人感覺的肩膀的重量只是轉過頭,看了一眼自己愛人的睡臉以及眼底下淡淡的黑眼圈,抬手輕撫過他的臉龐,然後轉頭繼續看窗外的一切。

路上來來去去的路人們,有形色匆忙的、有從容不迫的,各種不同的人們交織出的景象,就如同記憶洪流的交雜一般——

繽紛,卻也傷人。

等公車快到了站,三日月叫醒了枕著自己肩膀打盹的人,「到咯。」鶴丸揉揉眼,看了眼窗外的景色,冬季,正下著綿綿的雪花,很漂亮,如同他一般。

進了展館,鶴丸看了眼慢悠悠的三日月,決定不管他,自己去找那把和自己同名、名為『鶴丸國永』的那把刀。

而在尋找的圖中,他看見了一把刀,和正在觀賞刀子的男子散發著相同的氣質。按耐不住好奇心,鶴丸湊了過去,「一期一振....好好聽的名字。」他低聲念了一遍那把刀的名字,他身邊的男子卻有了動搖。

他慢慢的轉過頭,看著鶴丸,本該是平瀾無波的金瞳裡卻起了風浪。
「鶴丸......殿.......?」他張了張嘴,以非常細微的聲音,叫出了他無限思念的人的名。

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幻想中上演。卻怎麼也想不到,一樣是在這個季節、這個與他心愛之人匹配的冬季相遇。

评论
热度(23)
漫威爸爸深坑。

盾妮 / 錘基 不可拆不可逆。

TomHiddleston真愛。

Plurk>>@dust3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