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森的長腿

【刀亂 / 三日鶴一期】求愛,囚愛。1

好久沒更新了XD

沒掉粉覺得神奇(艸

 
 

注意事項→

過去(三日→鶴一期)與現代時間點(三日鶴←一期)。

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篇,但是先打個1好了。

 
 

正文————————————————————

 
 

「很美吧!」深藍色的身影環抱住白色的人,在他耳邊輕輕笑著。

 
 

純白的人兒身上染了鮮紅,金色的眼瞳在沒有任何生氣,因他被囚禁。

 
 

囚禁在那把最美的刀的身邊。

 
 

「吶、鶴丸,你喜歡嗎?」他指著被染紅的百合花,問他。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為什麼曾經溫和的他,開始漸漸的變成了如此的殘虐?

 
 

看鶴丸沒有反應,那人是笑笑的,在他面前又折斷了一把刀子。

 
 

金色的眼睛瞪大,原本白皙的臉龐變得蒼白,「三、三日月宗近!你在做什麼!你知道那是曾經和你並肩的夥伴嗎?」乾涸的喉嚨使他的聲音變得奇怪,不顧身上還有傷口而大吼,嘴角便溢出血絲。

 
 

「啊啊?是夥伴,嗯,我知道。」三日月宗近笑了笑道。

「那你剛剛在做什麼啊?!!!」鶴丸國永大吼,眼眶中打轉的淚水,是不甘、是疑惑,更是對那人的悲傷。

 
 

我曾經…是很喜歡你的。

我喜歡你,但是不是現在的你。

 
 

「做什麼?折斷他們,這樣你心中就不會有別人了,不是嗎?這樣你的眼中、就只有我了。」他輕笑,笑的像天真的孩子,說出口的話卻同惡魔一般。

鶴丸緊咬下唇,「我、不會喜歡你的。」抬眸,金色的眼睛閃爍著兇狠的目光,他直視著他,而他卻不為所動,笑著拿起一把太刀,抽出刀子。

 
 

那是一期一振。

 
 

鶴丸國永用力的掙開繩子,舉起刀子就往三日月身上揮下。

 
 

手起刀落間,已見最美的那人笑吟吟的放下手中的刀子,輕輕地笑了,說了聲:「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

 
 

然後倒臥血泊。

 
 

鶴丸國永跪在那人面前,崩潰的摀住自己的臉頰,淚水依然止不住的流下,

 
 

「為什麼你們全都要留我一個人?

明明之前的本丸是那麼開心的。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對不起啊!

求求你們快回來吧?」

 
 

「…什麼東西啊這是…」揉揉眼睛,睜開眼發現身邊躺著的是夢中那個有著深藍色頭髮男子,他笑了笑,「早安。」然後在他額上落下輕輕一吻。

 
 

不過,那個一期一振,是誰?

 

评论
热度(21)
漫威爸爸深坑。

盾妮 / 錘基 不可拆不可逆。

TomHiddleston真愛。

Plurk>>@dust3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