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森的長腿

【劍三 / 策明】無論多少次與你相逢

策明,涉及現實PARO吧...

視角隨便換,希望不會混亂555

致敬(?)一下坂口主演的與你的第100次戀愛



那是...我最喜歡的明教。
同時也是我最喜歡的人了。

可是,我傾盡了所有,也依然沒能改變結局。

「陸丹青——。」決定跟他面基那天,李暘就買了機票飛過去他所在的城市。
那是冬天,陸丹青所在的城市特別冷,還下了雪。
李暘那時非常後悔怎麼就沒多帶一件厚外套,他以為陸丹青在的地方不會這麼冷。

「李暘?你怎麼穿這麼少?不冷麼?」陸丹青在機場與他見了面,看著李暘的蠢嗤笑道。
李暘撇了撇嘴,「我以為你在的地方都很溫暖。」「少耍嘴皮了。」
陸丹青把李暘的手塞進自己的外套口袋,「暖啦。」

陸丹青是一個長得特別好看的男孩子,斯斯文文的,一點明教的樣兒都沒有。
除了他那張牙尖嘴利的嘴。
每每都把我氣得半死,卻一點辦法都拿他沒有。

整整一個假期,我都住在他的城市,住在他的家。

「你要不要直接住在這啊?我還能陪你回去搬家當過來哦。」陸丹青笑道。
「當然好啊。」李暘邊吃著薯片,頭也不轉的就答應了。
「上線,咱打競技場去。」陸丹青說。
「成。」

於是這個承諾並沒有實現,應該說只兌現了一半。
我習慣著陸丹青的所有生活習慣,習慣了他的白皙皮膚,習慣了聽他那雙漂亮的手在鍵盤上快速敲打著技能,習慣了夜晚睡覺時他總窩在我的臂彎裡。

同時也後悔我怎麼只是個天策,不是個萬花,至少還能給他糊個聽風吹雪什麼的。

陸丹青在假期結束前一個禮拜,車禍了。
沒能救回來。
是我沒能及時拉住他,是我不該跟他吵架。

———對不起。

後來我回到了我們的家,看著熟悉的布置,還有他留下的身影與回憶。
我開了電腦,上了劍三,期待著上線就會有一個明教蹦噠過來,在我面前插旗。
但,不可能了。
我又還在期待些什麼呢?

「軍爺,你想不想...回到過去?」突然有個純陽NPC頭頂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李暘愣了愣,坐在電腦前說著:「想。」
「我能幫你回到過去,你願意嗎?」純陽NPC又說。
李暘想也不想代價,大抵是覺得既然是純陽就沒什麼好怕的吧。
「願意。」「但回到過去,你的時間也會就此暫停。」
「丹青不在,我的時間又有何意義?」李暘自嘲道。

接著我拿到了一件奇怪的物品,而且是實體,我甚至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憑空出現的。
這東西,是明教的門派標誌。

「握住我給你的東西,心裡想著要回到過去就行了。」
雖然有點神叨叨的,不過信也罷不信也罷。李暘不抱著任何希望的想。

成功了?李暘回過神來,他站在機場,一如面基那天一樣。
迎面走來的是陸丹青,穿著一樣,聲音一樣,說過的話也一模一樣。

「丹青?」不可避免的,又是吵架當天的前景。
陸丹青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
「丹青你怎麼了?你別不說話啊。」李暘著急的握住陸丹青的手,神色有些不知所措。

過了良久,陸丹青才抬起頭,「我說啊,你是不是,為了挽回我的生命,做了些什麼?」他的眼神充滿著李暘你他媽是不是傻?是不是有病?
李暘沒說話,死握著陸丹青的手。

那雙還有溫度的手。

陸丹青又開始嫌棄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啊?你特麼是智障吧?這早就不是第一次了,然後呢?你連後果都不知道,就這麼做?」
「因為我不想失去你。」李暘紅著眼眶,「陸丹青,我不想失去你啊。你不知道嗎?」
「講的好像我很想失去你似的。但結果就是這樣,你怎麼挽回,再多少次回到假期的第一天,都改變不了我終究會死的事實,你明白嗎?」陸丹青一貫的對李暘的狗腦袋嗤之以鼻,又伸手揉亂了他的頭髮。

「啊對了,那個明教門派標誌的東西我拿走了,折斷扔了。這樣你就沒法找我了。」陸丹青笑說,「最後一次了,我不想跟你說再見,因為我知道不會再見了。」

「不過還是想跟你說,無論多少次與你相逢,我都不會拒絕的。可我現在不想浪費你的時間了。」


———所以放過你自己吧。


评论
热度(4)
漫威爸爸深坑。

盾妮 / 錘基 不可拆不可逆。

TomHiddleston真愛。

Plurk>>@dust3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