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森的長腿

【劍三 / 蒼明】被當成玩笑的告白。

寫個第一視角,特別緊張
蒼雲明教,明教視角

「我喜歡你啊,我認真的。」已經懶得算是第幾次被蒼殊瀾正對著面說喜歡這件事,明明我每每都是擺擺手跟他說,「阿蒼,下去。」然後隔沒幾天又重複了一樣的戲碼。
我不知道阿蒼會不會煩、會不會厭倦,反正我是習慣了。

說說我跟阿蒼怎麼相識的吧。
首先呢,他是我鄰居。對,就是那種從小穿同一條褲衩長大的兄弟。
是,我是個男的。阿蒼當然也是個男的。
我是土生土長的西域貓,阿蒼則是那時候他從商的父親把他帶來西域,也不知道為什麼。
後來吧,阿蒼的父親要回中原了,阿蒼勢必不可能留在西域,不過後來我們還是有聯繫,靠著來回要半個月的書信艱辛刻苦的聯絡。

啊?你問為什麼?
當然是因為我知道我這輩子不會找到這麼臭味相投的兄弟了啊。

再後來沒多久,阿蒼跟我說他要從軍了,入的卻不是那個大唐的天策府,而是蒼雲軍。
那時候接到信,算算時間,阿蒼早已入了蒼雲,為了把一封信給他我從明教跑到了蒼雲,很遠。
還記得那時候阿蒼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媽耶?陸丹秋?你怎麼在這?」
一點感激涕零的情緒都沒有,就是那種,我思考思考怎麼形容。

——我想到了。『你丫的兔崽子終於來找爸爸了啊?』
就是這種情緒,就是這種蒼殊瀾。
什麼高冷蒼爹?假的,我告訴你,蒼殊瀾根本就是個傻缺。

還記得那時候我捏著信,壓著快爆炸的情緒笑著對他說:「給爸爸回信呀,狗逼東西。」
從那之後大概有好一陣吧,阿蒼在信裡都對我喊著陸爸爸,非常歡快。

身為兄弟,阿蒼從軍,偶爾能出來放風的時間我當然也會想辦法從明教溜出來陪他上茶館啥的。
偶爾還有小姐姐會故意在阿蒼面前掉手帕之類的,阿蒼沿路撿的『小姐姐遺失物』大概比我沿路吃的東西還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蒼殊瀾,你的玄甲都要被你彎腰磨的沒了。」我就喜歡在路邊茶館對著他毫不留情面的大笑,什麼形象,我陸丹秋自從跟蒼殊瀾勾搭上就沒這東西了。
阿蒼這時候總會默默地喝一口茶,一臉複雜的看著我,「我也不願意....。」
每每看著他那張還稱得上帥氣的臉又掙扎又糾結,心裡就是特別舒爽。

之後阿蒼能出來的時間不知道為什麼變得多了,據他說就是升官了,自由了。
然後跟他一起看那些小姊姊一個個都長成了漂亮姑娘,也嫁了個好人家,才驚覺自己大概是老了。
已經沒有太多年華可以浪費。

大概是這樣吧,所以阿蒼才會在某個晚上喝乾了一壺酒後對我說
——陸丹秋,我喜歡你。
本來就不太能喝酒的阿蒼喝醉喝傻了說這種話,我也只是看著他回:「你有病吧,蒼殊瀾。」
然後把他扛回客棧。

現在想想我人真好。

從那次之後,阿蒼三不五時就會對我說喜歡我。
前頭我也說了,我三不五時就在叫阿蒼下去。
然後阿蒼依舊不放棄,真不知道他是怕自己討不到老婆還怎麼著,就想跟我搞基。

「陸丹秋,我...要上戰場了。」阿蒼說。
「哦?麻煩活著回來。」我笑道。

沉默了一會,阿蒼又開口:「恩,我會。」
「好啊,等你回來。」

結果呢?
結果蒼殊瀾沒回來。
結果我也不知道他口中的喜歡是什麼。
結果...我也不想追究了。

评论
热度(6)
漫威爸爸深坑。

盾妮 / 錘基 不可拆不可逆。

TomHiddleston真愛。

Plurk>>@dust3689